企業入駐
全部
文章
視頻
旅行報名
招聘信息
有方服務
按發布時間
按瀏覽量
按收藏量
條搜索結果
暫無數據

很抱歉,沒有找到 “” 相關結果

請修改或者嘗試其他搜索詞

登錄
注冊
忘記密碼
其他登錄方式
返回
忘記密碼
確認修改
返回
請登錄需要關聯的有方賬號
關聯新賬號
關聯已有賬號

吳林壽:我喜歡處在一個危險的狀態做項目 | 建筑師在做什么134

吳林壽:我喜歡處在一個危險的狀態做項目 | 建筑師在做什么134
編輯:胡康榆;校對:吳智鑫(實習生) | 2018.10.08 10:00

這是有方“建筑師在做什么”第134個采訪。

 

吳林壽?/ WAU建筑事務所主創建筑師

?

 

1/ “哇噢”這個名字聽起來有些不太正經

 

我們事務所的名字叫WAU,創辦的時候其實有些野心想建筑規劃都涉足:W是我姓氏的首字母,A是Architecture,U是Urbanism。但是去工商局注冊的時候,被告知字母注冊不了,要全中文。因為沒有想過給自己定性,要成為什么類型的建筑師,或要做什么類型的項目,干脆就注冊成“哇噢建筑事務所”,這個名字聽起來好像有些不太正經。

 

我不想傳達明確的口號,這樣反而可以更開放一點。我們的作品并非一定要形成某種風格,或一定要做某類型建筑以迎合某種風格取向。如果非要賦點什么必要的東西,可能價值觀是不變的:對于場地的尊重,對材料、對使用者、還有對體驗形式的關注多一些。我希望如果甲方找我們合作,是因為覺得我們事務所比較有意思,哪怕相關項目做的不多或沒有做過,但有可能會做出好玩的東西。解讀的事情還是留給評論或者其他人吧。

 

WAU建筑事務所工作環境

曾經有人來應聘,問我事務所未來會發展成什么樣,我當時就愣住了。我不確定我們未來會發展成什么樣,當然后來她也沒有來。對于事務所的未來,我們也沒有很強烈的規劃,也許有一天設計表達上會突然不一樣,但是規模應該不會有太大變化,管理方式可能也會像現在這樣松松散散。未來我們也許會有一些設計上的突變,但這需要建立在大量建造、不斷反饋或者修正基礎上。

 

 

2/ 前后5年的青春都在這個項目上

 

在創業起步階段我們沒有實際委托任務,主要參加一些公開的國際競賽:用通俗易懂的概念加上漂亮的效果圖,在上百份參賽方案中給評委留下深刻印象。但現在我們更注重解決業主的實際訴求,注重建造邏輯、場地文脈等因素。山西興縣120師學校這個項目就是在當初狂熱的國際投標過后,靜下心下來做的一個項目。

 

接手這個項目后,我們關注的重點在于實際建造過程中當地的施工條件、甲方的具體訴求等,要處理非常綜合的事情。項目初期甲方也給了設計者很長的設計時間,估計三個月的方案時間。一開始做的東西有些不成章法,嘗試了一些地景、穿插體塊等手法,感覺都不是想要的,又全部推倒重來。突然在某一天晚上一口氣把草模給做出來,一直在腦海里的很含糊的感覺變得清了,這種感覺可能是我在現場考察時黃土高原的撲面而來的震撼。

 

山西興縣120師學校

項目布局比較傳統,一排排教學樓通過變形,通過退臺讓建筑與山體呼應,感覺很舒暢。我自己最喜歡的是入口廣場的片墻圍合空間,保留幾棵樹在一個下沉庭院里,讓人感覺挺舒服的。

 

目前這是我們事務所唯一一個建成項目,前后5年的青春都在這項目上了。項目雖然說不太復雜,施工圖繪制的過程會與其他工種有很多交流,比如怎么把管網隱藏好,如何把反梁與臺階結合等等。除了建筑設計之外,我估計花了與設計一樣多的時間在和結構機電、業主及施工方的溝通上。建筑師領會到了身段優柔,略通十八般武藝的重要性。

 

山西興縣120師學校

 

 

3/ 我喜歡處在一個危險的狀態做項目

 

最近我們在配合完成深圳一個小學的施工圖繪制,一個社區文體中心的方案設計,另外還有四個文化教育項目處在施工狀態,不出意外年內都會建成。我們項目的不確定因素有點大,時間跨度較長,幾個在建或待建的項目都是三到五年前設計的,有待建成后的反饋驗證及近一步修正,也期待未來幾年會有新的感悟。

 

我們在杭州有個即將建成的項目,中國輕紡城接待中心。建筑的每個部分用三個有弧度的半拱相互搭接,再蓋一塊板,我們在場地劃了18米乘18米的網格,讓每個拱有相同半徑的弧度。設計采用裝配式,定制拱的弧度,實現在現場簡單的搭建。

 

中國輕紡城接待中心

在接待中心項目旁邊,有我們設計的一個走T臺秀的場館。我們想秀場平時如果沒人用的話,城市空間可能會變得比較消極,就會變成“蚊子館”——只有蚊子在里面活動的場館。所以我們圍著T臺做了一圈漂浮起來的“日常空間”,以便城市界面變得友好。

 

這兩個項目都有賴于結構師的精細化計算。

 

秀場模型及施工現場

我喜歡處在一個危險的狀態做項目,每次都希望能有些不一樣的嘗試,不愿意在已知安全的、有跡可尋的樣式里重復。每次方案開始之時,我們會拋開場地及功能等因素,做一些空間原型的概念模型,以呈現某種空間特質。因為我們希望項目在建成之后,在沒有設計師自我解讀的情況下還能給人們留下一些能解讀、會意的線索。可能因為天份或經驗欠缺,我對概念模型與場地、功能及使用訴求匹配度上缺少點預判,我們的項目有時候能較好呈現概念模型的特質,有時候則會走入“死胡同”,只能從頭來過,甚至沒有機會從頭再來。

 

 

對話建筑師:

 

有方:在未建成的設計里,哪一個讓您覺得最可惜?

 

吳林壽:吳川工業園辦公樓。我和業主是老鄉,童年都有一些相似的農村生活經歷。設計最初想法是做一片片墻,像打開的畫卷一樣,再通過抽取、添加體塊手法,形成一些天井、院落、退臺等空間體驗。可能喚起業主的淡淡的鄉愁,在其大部分同僚反對的情況下獨自堅持采納我們的設計。方案報批是以向政府匯報形式進行的,政府主管在我的激昂匯報下順利通過,會后政府審批部門希望我們選個正立面給他們歸檔,但我們的設計終歸沒有一個傳統意義的立面形象,更多是空間體驗組合,最后支吾應付過去。

 

最后項目因為甲方遇經濟危機,用地被政府回收而告終。

 

吳川工業園辦公樓

有方:過去的項目中都會面臨什么樣的問題?

 

吳林壽:我們的項目會出很多幺蛾子。有個私人住宅的項目,當業主去申請三線圖時候,發現用地屬性被改成了林業用地,不能建了。后來業主再開始行政起訴,最近聽說又可以開始設計了;山西一個高中的圖藝樓,因為環保原因國家大力支持天然氣,煤價下跌而導致政府財政收入銳減,14年施工圖紙擱置到去年。去年去產能過剩政策導致煤價回升,我們根據新規范重新修改圖紙后在今年年初順利開工;另外一個山東某企業的博物館,16年方案順利通過后,因為環保政策一刀切導致企業收益銳減而停滯,業主“樂觀”估計明年我們可以開展施工圖設計。項目各種不確定因素成為常態后,保持熱情樂觀態度投入設計是個考驗。

 

另外,我們的設計有時候會超出甲方的預期或者接受度,包括山西興縣120師學校遠超出了甲方初期心目中學校的樣子,甲方訴求與設計師想法找到平衡點是推動項目的關鍵。

 

 

有方:如果在一種理想(不考慮現實)的狀態下,您最想設計一座什么樣的建筑?

 

吳林壽:類似游戲“紀念碑谷”場景下的任何類型建筑。當地心引力失效,多方向的重力系統會讓空間變得有無限可能性,更接近夢境狀態的空間體驗應該特別好玩。

 

 

有方:對您影響最大的人是誰?他(她)在建筑上對您有哪些影響?

 

吳林壽:Odile Decq,我在其事務所工作3年。她在建筑手法或思想上對我影響不大,但其事務所的工作模式及十來人的團隊配合方式讓我受益不少,我們現在還保持類似的規模,類似于學校studio的扁平工作模式,類似的傳統設計方式。

 

 

有方:最近讀的有趣的書是什么?

 

吳林壽:北島的《午夜之門》。一般情況下我老是會忘記書里的人物名字及情節,這本書勾起我很多已經被淡忘的生活場景。

 

 

有方:如果不做建筑師,您的理想職業是什么?談談自己對這個理想職業的設想。

 

吳林壽:導演。我研究生階段選修過電影課程,也曾做了一小段動畫來解讀法國社會學家Francois Ascher的“超文本社會”議題。面對社會問題及哲學問題的思考回應,導演參與的廣度及深度相對建筑師更大,手法題材也更自由。

?

吳林壽制作的動畫短片

 

有方:當前面臨的最大的困惑是什么?打算如何解決它?

 

吳林壽:留給設計的時間不多了。因為工作模式的原因,前期方案需要花費較多的時間,所以會給人留下“法式慵懶”的感覺。至于如何解決,我想只能積累更多的建成項目,希望掌握更多話語權來爭取更長的設計時間,同時積累更多經驗來縮短試錯的周期。

 

有方:最近的一次旅行去了哪里?旅行對您的設計有何意義?

 

吳林壽:去年跟有方去了趟南美,這次剛剛結束里斯本,波爾圖及巴塞羅那的旅游。旅游是最好的休息,不過調整時差是個痛苦的事情。

 

有方:您認為什么會改變未來的建筑?又如何看待建筑學的未來?

 

吳林壽:建筑學是古老的行業,內因亙古不變,基本都是外因推動它的發展:生活方式的改變可以拓展建筑類型學的版圖;技術及生產模式變革可以讓建筑學迭代發展。

 

有方:最近哪個社會議題最讓您關注?

 

吳林壽:絕大部分的社會議題給我帶來很多負面情緒影響,現在更關注地球之外的事情了,例如Sgr A*極端引力場、相對論驗證、幽靈粒子等科普議題。

 

 


版權聲明:本文版權歸有方所有,歡迎轉發,禁止轉載。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關鍵詞:
吳林壽 WAU 建筑師在做什么
0
參與評論
熱門標簽
中國空間研究計劃
史建
建筑師在做什么
建筑師訪談
建筑講座
有方招聘
行走中的建筑學
王大閎
訂閱有方最新資訊
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软件